中宣部部长黄坤明:推动文化高质量发...
人民日报钟声:以战略胆识和政治魄力...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中国(北...
殷切的关怀 永远的记忆——中国农大...
习近平:加强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监管...
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
习近平:这是关系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
李克强开的这个会,科学家“抢话筒”...
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召开2021年...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数字人民币的...
巩固壮大统一战线,汪洋主席强调的“...
  >>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联播网》由“一带一路法律专家委员会”“法治政府建设研究中心”主管。由《法制新闻联播网》编委会主办。由国源智库国际战略发展研究中心联办。
本网编委会,是由国家部委领导和公检法系统专家,新闻媒体行业资深人士组成。
本网以立足政法,宣传法制。弘扬正气,鞭挞丑恶。
开阔视野,警策人生。刊登各类法学理论,探索依法治国。本网与全国各省市自治区公安,检察,法院,司法,政法,纪检,监察,律协等相关部门协作;新闻信息互传联动。
办公地址:北京西城区月坛北小街13号院
投稿邮箱:f z l b w l @163.com

 

本网站声明
本网信息员闫海生,编号为:fzxwbwoo16号,采编证丢失,特此声明公告作废。
《法制新闻联播网》编委会
 2019年6月1日

 

当前位置  >> 首页 >> 
 
永不褪色的赤诚 ——凌振芳,一位年逾九旬老党员的初心与情怀
 发布时间:2021/6/29 浏览次数:442


俱 旭 辉

作者题记:1993年,我从部队转业到宁夏区直机关工委工作。上班没多久,一位

高个儿老同志走进了我的办公室,操着浓重的乡音自报家门:“我叫凌振芳,是

咱们单位的退休人员,来单位看看”。然后就亲切地问长问短。听说我是刚转业

的部队干部,一下子勾起他对军旅生涯的回忆。言语中,那种思念战友、缅怀先

烈、感恩党组织、满足现状的情感,始终溢于言表。不由我对他肃然起敬。从

此,听他“讲过去的事情”,就成了我们之间沟通交流的主要话题。在作《机关党

建》主编以及从事延安精神研究期间,我曾多次采访并向他约稿,见到了他获得

的 “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西南”、“抗美援朝”、等十多枚功勋章。尤其

是逢年过节机关联欢、聚餐时,望着餐桌上渐次增多的菜肴,老凌总是喊着“够

了,够了,太多了,不要上了”!还时不时会流泪,默默地说,“这么多好吃好喝

的,我那些牺牲了的战友都没有见过,没有吃上,我这是享了他们的褔啊!”每

当时此刻,我的心头都会涌起一股股热流……。




今年是建党百年华诞,党中央给“光荣在党五十年”的老党员颁发纪念章。凌振芳

74年的党龄名列前茅,此时此刻凌老由衷高兴表示感恩习近平新时代自己获

得又一殊荣。


“土八路”


1925年,凌振方出生在山西省昔阳县李家村一户贫苦农民家里。他的少年,是

在炮火连天的岁月里度过的。

1937年10月底,日寇从九龙关进入昔阳县境,随即进行了惨无人道地烧杀抢

掠,犯下了累累罪行。仅在1940年5月1日的县城高小、新民小学惨案中,就以

“通共”借口,在城西河里活埋了100多人;在9月10日的柳林背惨案中,屠杀51

人;11月18日在西峪村惨案中,屠杀386人。在凌振方的记忆里,满是血腥和残

忍的画面—— 从1939年到1943年的4年间,他家先后有5口人,被日本鬼子惨无

人道地杀害了。

面对日本强盗的暴行,昔阳县人民奋起反抗。1937年8月,我党领导昔阳人民成

立了牺牲救国同盟会(简称牺盟会),同时成立了昔阳县民族革命战争战地动员

委员会,组织动员全县人民投入抗日救亡运动,9月初,组建了昔阳县第一支抗

日游击队。为了坚守战略基地,县工委(即县委)和县牺盟会在八路军的大力支

持下,贯彻执行党中央和毛主席关于大力开展华北敌后游击战争的指示,发动群

众,组织抗日武装,创建抗日根据地,积蓄力量,坚持长期游击战争。一个全民

同仇敌忾,前赴后继,“有人出人,有粮出粮,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和家家户

户,男女老少奋起参军参战、支援八路军、支援前线的全民抗战局面,在昔阳县

迅速兴起。

正是在这种境况下,1943年,17岁的凌振芳与同村的凌福和、凌如海等人,参

加了当地的游击小组。白天种地,晚上跟着武工队去割电线、破公路、埋地雷、

炸桥梁,打击鬼子下乡抢粮、抢牲口、抓民夫、抓“慰安妇”等罪恶行径。还经常

摸到鬼子的炮楼附近,为抢收庄稼的乡亲们站岗放哨。最危险的一次,是被偷袭

而来敌人包围,凌振芳侥幸逃脱。而他的一个小伙伴杨铁蛋被鬼子抓住,用刺刀

活活捅死在了苞谷地里。

2015年,国家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凡是参加过抗日战争健在的老战士(包

括抗战后解放或解甲归田的原国军官兵),均可颁发一枚纪念章。尽管凌振芳档

案中有参加抗战的相关记载,但因为他当时是“土八路”,按照现行政策,——没

有入伍就不算正式参加工作,所以,他没有领到参加抗战纪念章。凌振芳对此一

笑了之。

 

军工战士


1945年10月,凌振芳和本村的凌振寺等人,徒步四五天,到达离家140多公里外

的左权县麻田镇云头底村的山沟里,成为八路军泰岳军分区兵工厂的一名军工战

士。因为家里穷,凌振芳连铺盖都没有准备。山里10月的夜晚,气温很低,工厂

特意给他们每人发了3斤棉花和一块棉布。从没盖过像样点儿被子的凌振芳,亲

手缝制了第一床自己的棉被,他激动不已。

当时,我军的兵工厂面临很大压力。一方面,从抗战初期,国民政府对我军装备

始终采取紧缩政策,皖南事变后,更是处于断供状态。另一方面,我军的发展壮

大与武器装备不足,矛盾十分突出。面临一触即发的内战,兵工厂只能开足马

力,尽力自给自足。而敌特方面,对我兵工厂又千方百计地进行重点侦察破坏。

所以,除了生产条件和技术相对落后以外,时间紧任务重,劳动强度大,工厂和

军工、特别是技术人员,还面临着一定危险。

凌振芳个子大,厂里分配他当车工,白天,负责制作炮弹毛坯,晚上还要站岗放

哨,提防敌人的破坏行动。虽然很苦很累,但他知道这就是干革命,是在为穷苦

人自己打天下,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儿。他不懂就问,反复琢磨,勤学苦练,很快

上手,什么事儿都不落后。19465月,工厂迁往长治,凌振芳和其他几名新

工,被分配到昔阳县三都镇造炸药、造地雷,造手榴弹。他一如既往,一门心思

就是,拿出最大的干劲,多出力,多流汗,每天比前一天多干些活儿,哪怕是多

造一个手榴弹。他最大心愿就是,我们的队伍弹药充足,最盼望的是,我军在前

方打了胜仗。

侦察尖兵


1946年10月,凌振芳终于如愿以偿,加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三纵队七旅侦察

连,当了一名侦察兵。随后,他跟随刘邓首长率领的所在部队,横穿陇海路,鏖

战鲁西南,纵横驰骋于江淮河汉之间。并于同年87日到27日,跨越黄泛区,

激战汝河,抢渡淮河,冲破敌几十万大军的围追堵截,千里跃进大别山,实现了

党中央经略中原的战略目标。是年11月,经过无数血与火的考验,凌振芳光荣

入党,成为一名“始终要冲在前面”的共产党员。

侦察兵的主要任务是在战前深入敌后,探明敌情,为我军战役和战斗的兵力部

署、火力打击提供可靠依据,同时扫清前进障碍。部队驻扎时,要时刻注意敌人

动向。部队开拔后,还要留心有没有掉队的士兵,清扫行军路线痕迹和可能出现

的“尾巴”。特殊情况下,还担负警卫首长、机关安全任务。与当时其他兵种不同

的是,凌振芳他们几乎没有时间进行专业学习和系统训练,所有的本领和技能,

只能在实战中摸索总结,从战争中学会战争。

1948年,部队北渡淮河到河南舞阳、叶县一带寻机歼敌。侦察连的任务,是每

天到敌我交界区侦察警戒,防止敌人偷袭。7月的一天。凌振芳与班里6名战士

30多里外的舞阳城一带侦察。刚一进城门,他就注意到土城坡上躲着两个

人,不时地朝他们这边张望。到了十字路口,他发现平时在此卖菜的小贩今天全

不见了,不由得心生疑惑,赶忙将这个情况报告给班长。班长籍兴书并没有十分

在意,只是派凌振芳到城东门上放哨,其余战士进老乡家烧水喝。

凌振芳刚走到城墙边,头顶就“叭叭”打来两枪。不好,是敌人!他赶紧端起冲锋

枪,朝着子弹飞来的方向一阵扫射。其他战友听见枪声,也都跑了出来。只见一

群敌人已经冲进城门,同时大喊“不要打枪,抓活的”。凌振芳他们边还击边向西

门跑。跑到十字路口,从南门又冲进来一伙敌人。紧急时刻,跑来一名地方干

部,引着他们穿过老乡家的院子,上了西南城墙。见敌人穷追不舍,凌振芳他们

从高高的城墙上一跃而下,钻进高粱地里,才摆脱了敌人。在一片长势较高的苞

谷地里停下清点人数,发现少了刘大旺同志。后来听老乡说,刘大旺被敌人俘虏

了,牙被打掉几颗,生死未卜。大家灰溜溜地返回驻地,受到指导员的严厉批

评。

吸取这次血的教训,凌振芳他们的侦察水平有了明显提升。9月,凌振芳所在部

队收复固始后,昼夜冒雨东返,隐蔽集结于霍山、六安之间的山王河及其以西地

区,同时发现,国军第88师正沿着舒霍公路西犯。上级命令凌振芳他们先去敌

驻地张家店侦察。连长周升华带领着凌振芳班,在夜幕的掩护下,摸到敌人用树

枝做的障碍边,正当大家商量如何进去抓个“舌头”时,村头出现了一个挑水的敌

炊事兵。凌振芳和另外两个战士,迅速窜到正准备挑担的敌军背后,一人锁喉捂

嘴、另两人抱腿抬起,悄无声息地将其制服。审问得知,敌人天亮吃完早饭,就

要开拔。他们立刻将这一重要情况报告上级。大部队连夜突袭,将敌88师师部

62旅合围。经过两天一夜激战,毙敌900多人,除了敌师长张世光等10人乘乱

逃出重围外,俘少将副旅长唐家楫以下官兵4700余人。

1948年11月下旬的一天下午,淮海战役处于激烈阶段。敌人仗着飞机、坦克等

重武器,企图攻占宿县南坪集,却被我军包围,遂强渡淮河,一窝蜂似的向南逃

窜。凌振芳带着本班,紧跟赵兰田旅长,与第一梯队一起杀入敌群。敌我双方随

即搅成一团,天上敌机来回盘旋,无法投弹。突然,一辆敌坦克朝着他们这十来

个人所处的方向冲来,危急关头,赵旅长果断命令,把所有手榴弹集中起来,分

成两捆埋起来,同时拉响,加上旁边被点燃的高粱杆浓烟滚滚,敌坦克误以为进

入雷区,掉头回窜。天黑时分,所有的敌人被压进一座村庄,进行垂死挣扎——

用狂风暴雨般的枪弹、炮弹加上火焰喷射器封锁前沿阵地。我军先后三次吹响冲

锋号,都没有攻进去,伤亡很大。天明,凌振芳所部接到指令,停止进攻,撤出

战斗。这时凌振芳才发现,由于在胶泥地里连续冲杀了一昼夜,自己的鞋帮与鞋

底早已分了家,两只光脚板被划开了好多血口,隐隐作疼。再加上一天一夜没吃

没喝一口,又饥又渴又冻,劲儿一松,浑身抖得像筛糠一样……

渡江勇士

1949年初,国民党军大部分主力已被歼灭,长江中下游以北的解放区基本连成

了一片。解放军的总兵力已经达到400万人,装备得到进一步改善,已经完全具

备在全国范围内战胜国民党军的条件。此时的蒋介石集团为了赢得时间,一方面

假意与我党进行“和平谈判”,另一方面却在积极扩军备战。在宜昌至上海间1800

公里的长江沿岸,部署了115个师70万人的兵力。企图利用江南半壁河山,重整

旗鼓,卷土重来。

对于敌人的阴谋,我党我军给予坚决还击。19493月,凌振芳所在部队胜利攻

占了敌长江防线铁板洲阵地,夺取了渡江跳板。在渡江战役即将打响之际,凌振

芳和另外两名侦察兵,从安徽阜阳押运三木船弹药前往六安。同时,受命侦察沿

江对岸工事和敌舰活动情况。随后,凌振芳和战友们以小组为单位,在一个湖汊

学习游泳。

侦察连基本上是北方人,不识水性。凌振芳他们就从老乡家借来一只木盆,练

习泅渡和划水,不知不觉到了深水区,几经折腾木盆儿翻了。失去支撑的凌振

芳,连连呛水,瞬间处于危险之中。幸亏抓住了一个“教练”的腿,被这位同志

带上了岸,吐了好一阵水,才慢慢苏醒。就这样,在每天呛水中,勉强学会了

跟水打交道。

4月21日下午,凌振芳所在部队接到了从鸭儿沟地段渡江的命令。但见江边舟楫

如云,千帆待发。“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已成为我军每个将士的钢铁誓

言。每条船上的船老大,都佩戴大红花,登船后的所有勇士,眼睛里都喷着怒

火,恨不得一步跨过大江,与敌人决一雌雄。就连平时从来不刮的西风,这时也

刮了起来。

是夜,大雨如注,风鼓帆满。指挥部一声令下,位于安庆二线的我军炮群万弹齐

发,射向对岸敌江防工事和军事设施。当我军的木船行至江心时,敌人的炮火迎

头袭来,炸点处不时掀起浪柱,船身忽而飞上山巅,忽而跌进深谷。凌振芳排长

的身边,不时有战友倒下。他顾不上头晕目眩、恶心呕吐,指挥战友们一边还

击,一边用桨、甚至用手奋力助划,保证船只得以尽快靠岸。随着我军排山倒海

般的攻势,敌人的防线逐渐土崩瓦解,溃不成军。在我军一片杀声和“缴枪不杀”

的吼声中,大批蔣匪军举手投降。当天夜里,胜利的旗帜,就插在了敌人阵地

上。

后来回想起这段往事,战友们不无幽默的说,只要有仗打,只要能完成战斗任

务,“旱鸭子”照样凫过大江大河!


“城防政委”


完成渡江作战后,凌振芳所在部队加入到了千里追击和进军大西南的洪流中。参

加了攻占徽州、金华等地、解放重庆、成都、西南剿匪等战斗,完成了组建地方

武装、保护群众生产等任务。

1949年10月16日,连长周生华和司务长凌振芳带领本连部分人马,来到位于湖

南省西北部的桑植县。此时,在我强大的军事攻势下,当地敌伪人员望风而逃,

县城处于无序状态,零星的匪患仍在滋扰群众的生产生活。连长和凌振芳商量认

为,当务之急,是先恢复社会秩序。于是,在城东门和西门分别贴出一张布告:

“自即日起,我军已接管桑植县。限原来所有的伪职人员,三天之内回县府上

班。保存好一切文书档案及资料物资,不得损毁遗失,维护治安,为解放军筹集

粮秣。如有对抗破坏,立即捉拿,严惩不贷。城防司令周生华、政委凌振芳”。

结果不到两天,所有人员全部归位,还给连队送来了桑植特产红大米等物资。凌

振芳他们一面积极与当地党组织联系,筹备建立人民政权,一面执行一项重要任

务,——为贺老总家修善祖坟。

贺老总家在桑植县城北边15里的洪家关。1927年冬,贺老总在南昌起义失败后

回到家乡,与贺锦斋等组建了6000多人、300多条枪的农军,并于1928年初发动

“桑植起义”,成立了中共桑植县委和桑植革命委员会。并先后创建湘鄂边、湘鄂

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敌人对贺龙恨之入骨,先后杀害了他上百位亲属,还

把他的祖坟刨了三次。凌振芳他们找到一些知情人,买来棺木,仔细收集散埋在

附近各处的骨植,按照当地习俗归置入殓。修整好坟茔后,贺老总夫人带着4名

湘西穿着的保卫员前来祭奠。凌振芳按照上级指示,给夫人留下了30块大洋。

并在帮助建好桑植县人民政权后,带领部队继续向西开进了。

  

“最可爱的人”

 

1951年3月,正在贵州境内执行剿匪任务的凌振芳所在部队,奉命赶往河北晋县

集结、换装,改编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12军31师,乘坐一列运煤的敞厢火车,

几乎没挪窝(为保密吃喝拉撒全在车上解决)地奔驰七天七夜,在辽宁宽甸下

车。当晚即从临时搭建的浮桥上跨过了鸭绿江,进入朝鲜。先后参加了第五次战

役、金城以南地区防御作战和秋季反击战役、上甘岭战役等。


在朝鲜战场的三年里,凌振芳抓过好几个“舌头”( 俘虏)。捕俘的首难,是破障

接敌。美军阵地前沿的设置,由外到内依次是:堑壕、铁丝网、雷区、巡逻队。

堑壕一般约一人多深,靠内侧是斜面陡坡,很难爬上去;坡顶部就是铁丝网,即

使勉强爬上去,也很难实施破坏。一次,凌振芳带人好不容易钻进了铁丝网,而

担任尖兵的二班长陈家富(河北人)却不幸触雷,当场牺牲,行动暴露,在敌人

火力压制下,只好退回。

成功的喜悦也不少。一天晚上,当凌振芳排长带领几名战士摸进敌驻地时,发现

一个美国兵在不远处晃悠——其鼻梁上反着月光的一双眼镜片,暴露了他的位

置。见这个鬼子人高马大,凌振芳和几个战友从背后接近,同时扑上去,先用枪

托将其打昏,然后背了出来。让凌振芳最满意的是,19524月的那次行动,在

他的具体策划、指挥下,抓住敌人的一个致命弱点,一举逮了三个俘虏。当时粮

食紧缺,有些朝鲜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到上年因躲避战乱未及收获的田里拾苞

谷。而敌人就在山上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伺机袭扰。见此情景,副指导员(代

指导员)凌振芳与副连长王贵华(代连长)商量决定,带领四名战士化装成朝鲜

妇女,进入苞谷地,诱敌下山。敌人看到田里有女人,就端着枪朝他们摸来,临

近时不怀好意地用朝鲜话喊道:姑娘,过来,快过来!假扮女人的他们,装作害

怕,并做出伺机逃跑的样子,引诱敌人跟进。就在双方接近的瞬间,凌振芳他们

突然拔出藏在布袋里的手枪,指向了敌人的脑袋。一美两伪(一名美军,两名南

朝鲜兵)被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乖乖地缴枪投降。因行动出色,执行任务的

一班荣立集体三等功,王贵华等同志记三等功一次。事后大家不无自信地说,

“朝鲜战场的白天,也可以是我们的天下”!

其实,由于没有制空权,朝鲜战场的白天,我军行动受限很大。入朝不久,连队

正在一个朝鲜村庄里开会,敌机突然出现在头顶,狂轰滥炸,还扔下了凝固汽油

弹。副指导员凌振芳当时正在打摆子,行动不便,指导员张斌(山西武乡人)和

文书杨福生(河北大杨庄人)扑过来把他压在身下。凌振芳只烧伤了腿,而两位

战友却从头到脚被烧得体无完肤。另有多名战友和数十名朝鲜百姓伤亡。

最惨的是,第五次战役结束后的一天,凌振芳所在部队奉命北撤,行进至三八线

北面的一条山沟里,突遇敌机空袭,正与凌振芳指导员并行商谈工作的李五道副

连长,分别卧倒在了一块大石头的南北两边。随着敌机俯冲的怪叫声,炸弹像雨

点似的落下爆炸,整个山谷都在抖动,成了一片火海。当敌机离开后,全连死伤

五十多人,近在咫尺的李五道副连长半个身子炸没了!李五道是福建汕头人,是

凌振芳最要好的生死战友。为了以后便于寻找遗体,凌振芳亲手把副连长埋在了

他牺牲的大石头边。掩埋前,凌振芳把李五道抱在怀里,泣不成声,久久不愿放

开……。

类似惨烈的情景,时常在凌振芳的脑海里翻腾,使他寝食难安。他不愿意过多地

告诉别人。直到二十多年后,在李五道亲属的一再追问下,凌振芳才写信把副连

长牺牲的详情告知了他们。他说,我经历过的战争创伤太多了,我自己承受就行

了,不能让别人、尤其是亲人们跟着我难受啊!


“闲不住的人”


1953年 ,凌振芳所在部队从朝鲜回国。不久,他担任了本团三营副政委;1957

年从浙江衢州江山军分区政工科副科长任上,转业到陕西国棉四厂任组织干事、

科长;1965年调到国家四机部下属的国防工办304厂(青铜峡铝厂)组织科工

作;1977年调自治区党委搞审干工作;1980年分配到自治区直属机关党委任纪

检员,工作至198510月,从自治区直属机关纪工委副处级纪检员任上退休。


在地方工作期间,凌振芳一直有个心念,就是:幸福的日子是无数先烈用鲜血和

生命换来的,今天的和平环境太宝贵了。能为国家、社会继续做点工作,是他这

辈子最大的福气。他在一则杂记中写道:“解放前参加抗日,离开父母、妻儿打

内战,抗美援朝,十多年没拿一分钱。很多战友流血牺牲了,再没见到亲人一

面。(我)现在平平安安,天天拿钱,多幸福啊!”因此,在工作中,不管是领

导分配的,还是没有分配的,不管是份内的,还是份外的事情,只要是组织需

要,他都会积极主动地去干。他说,人的能力有大有小,职务有高有低,不管是

干啥工作,只要把本事都用在了正当处,只要是为党、为国家、为社会做了有意

义的事情,就错不了。所以大家都知道,老凌是个知足的人,是个闲不住的人。


即使离休以后,人们看到的老凌,依旧是忙忙乎乎的。每天除了看书、看报、看

电视,学习,关心国家大事,就是在家属院里整地、种菜、浇水,侍弄果树、打

扫卫生。虽然耳背,但精神矍铄,乐乐呵呵。他说,人老了,做不来什么事儿

了,但不给单位和国家添麻烦,不让儿女受拖累,还是应该有的。前几年,他因

为伤残换了一个髋关节,总觉得多花了国家的钱,心里过意不去。问去看望他的

位领导和同志:“我这个东西(人造髋关节)还能(再生)利用不?要是能行,

叫医生在我下世前拆下来,给需要的人用上……”。近年,党和国家又先后给他

颁发了“宁夏自治区成立50周年纪念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

周年”、“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章”等,老凌很激动,抚摸着纪念

章说,这也是给我那些牺牲了的战友们的!他说,我们这些人,无论是死了的,

还是活着的,都是为了建立一个新中国。能亲眼看到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老

百姓的日子越过越红火,我为我们的党骄傲、自豪啊!

 ——这就是凌振芳,一个在党74年的老党员的初心和情怀。

 

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德生在宁夏看望老凌

附记:多次采访,素材较多,限于字数,撷取至要,忍疼割舍了许多内容,在此

谨向凌老及革命先辈们致歉!

还有一个情节使我感慨不已:即最近的一次采访结束时,我指着凌振芳的老首

长、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德生与凌老握手的照片,询问拍摄地点时,意外得知,

李德生同志19978月来宁夏期间,专门到凌振芳家里来过,“坐了好长时间”,

“说了好些过去的事儿”。而在凌老旁边一直帮我用笔与其父交流的凌老的儿子凌

宪明同志,对此却一无所知。当我问这事为啥没有告诉儿子时,凌老只是淡淡地

说,“儿子那天在他自己家,没来,他没见上。” 凌老的为人低调,由此可见一

斑!

(作者系原宁夏区直机关工委副书记)



 
人民网 |  中国网 |  新华网 |  中国新闻网 |  新京报 |  中国法学会网 |  中国政法大学网 |  民主与法制网 |  最高检察院网 |  最高法院网 |  公安部网 |  司法部网 |  国务院法制办网 |  国家新闻办网 |  中央宣传部网 |  中国网 |  中央台央视网 |  光明日报 |  经济日报 |  人民法治 |  记者观察 |  中国反腐法治网 |  北京天一堂医药科技研究院 | 

关于本站 - 广告刊例 - 战略合作 - 区域代理 - 免责声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法制新闻联播网 
主管单位:中国政府法制建设研究中心   一带一路法律专家保障委员会   主办单位:法制新闻联播网编委会

版权所有:北京五湖四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法制新闻联播网   投稿邮箱:
fzlbwl@163.com   地址:北京朝阳区西大望路合生财富广场写字楼501室